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个抽象艺术家的具象人生  

2015-03-30 10:12:50|  分类: 艺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续上篇)

吃同样的五谷杂粮、读同样的课本长大,为什么有人出类拔萃,更多凡夫俗子?出于职业习惯,我喜欢探询周边每个名流的来历,不仅出于好奇,也想帮助渴望成功的后来者找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。对钟曦也不例外。在一起去他老家采风之后,我曾直率地向他询问,你出生在宜春这样一个中部省份的中等城市,祖上前辈从无艺术的基因,何以唱出高调的“阳春白雪”,而不是“下里巴人”?

心照不宣,在钟曦的禀赋中肯定有对艺术先天的聪敏悟性。他说从小就心灵手巧,随便一块木头几经雕琢都会变成仿真的枪械。为此,父亲曾送他一套刻刀以资鼓励。想起他现在的工作室里仍摆着一具剖开的汽车发动机——他喜欢它的设计感,可见也是儿时的爱好延续至今。再就是环境的影响。我们在宜春采风时,眼见处处山清水秀,植被茂盛,有古村乡学源远流长,人文气息浓厚。钟曦记得小时候清澈见底的秀江、独特的吊桥和城门,还有慈禧太后题的“宜春”手迹,想必这山水人文曾给少年钟曦不少艺术的感染和滋润。

钟曦不讳言,他学画的直接动因,不过是老师在图画课上的一次表扬。也许这句即兴之语谈不上伯乐与马之关系,但对敏感而向学的孩子而言,一番当众表扬就可能决定了他将来的命运。这个造型能力很强的少年很快从画画中找到了乐趣和自信,进而在循序渐进中推开艺术之门,不断领略浩瀚风景。客观因素或许还有,他的在高校任职的父母给了他自由成长的空间,当年十分活跃的宜春版画群体也大致影响了他的艺术取向;1981年他高中毕业时不需再走上山下乡的歧路……都给了钟曦痴情艺术的大好机缘。

不料,当钟曦真要把艺术作为将来的职业时,却遭到父母强烈反对。他们刚走出“文革”的磨难,靠画画吃饭的想法显然超出了他们对职业的理解范围。在僵持中,一向听话的钟曦竟表现出罕见的执拗,宁肯放弃高考也不舍艺术。结果,在本该走进大学那一年,钟曦竟去宜春学院收发室当上了临时工,父亲给的理由是:看你的黑板字写得还好。到次年高考,矢志不移的钟曦终于使父亲把怀疑变成了惊讶,他考取了每个地区只招两人的江西师大艺术系。让人想到,年轻人对理想的执着和“再坚持一下的努力”是多么可贵。

此后,钟曦的艺术曲线一直是大幅上升的姿态。从他大学时代的照片中,可见当年这个留长发的帅小伙多么热情洋溢、踌躇满志。大学毕业后他留校任教,两年后得到去中央美院深造的机会。我们在宜春时,眼见他当年带过的学生闻讯后纷至沓来,其得意门生如今已是教授,足见他早年的施教业绩可圈可点。也是在这次采风中,我第一次看钟曦画风景写生,画的是宜丰的古村旧宅。钟曦终于让我读懂了一次,透过画布上沉郁的色调和粗犷的油彩笔迹,见识了一位抽象艺术家眼中的风景,和扎实的写实功力。

向兵告诉我,钟曦那一代画家在学艺之初都受过严格的写实训练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虽也出现了“星星画展”等少数异类,中国的主流画风仍然是革命的现实主义。钟曦也不例外。他从黑白木刻开始的艺术创作,固然达不到陈丹青所作《泪水洒满丰收田》那种情绪和境界,却也表现出良好的感觉和天分,他在学生时期为一位台湾诗人所作的木刻插图即入选省青年版画展。那时的钟曦已发现了写实主义的局限,在毕业写生时已有意识地选择和表现独特的空间关系。从他现存不多的早期作品中,可以看出抽象艺术的萌芽。

 

艺术家的非常之处,往往在其超卓的直觉与悟性。在一幅抽象画作面前,我们可能因不明所以而麻木不仁,敏感的艺术家却可能如遭电击当场晕倒。大约如文学中的某句话一下子刺痛了某个神经,使读者痛哭流涕。这样一种主客体之间的交集如此神秘莫测,却不要以为艺术灵感有一天也会像天上的馅饼砸到谁的头上,其实那“悟性”也是千锤百炼的结果。钟曦喜欢说“是机缘选择了人”,我的理解是,机缘只会给有准备的人。钟曦在创作初期走过的结结实实的每一步,都如同我小时候在少先队旗下的呼号:准备着,时刻准备着。

留校后的钟曦很快发现写实主义即将走到尽头。“当我们画得像照片那样‘真实’,甚至比照片还像,又有什么意义?接下来的路又该怎么走?”在那个封闭已久、资讯不灵的时代,青年钟曦“有幸”遇到了邱振中,遇到了塔皮埃斯。从他自述的“几个阶段”(见陈瑞奕主编的《语言的碰撞2014》)中可见,这两次戏剧性的遭遇,使充满灵性而急于行动的钟曦突然找到了艺术方向。受学者同事邱振中的影响,钟曦曾痴迷了一段现代书法创作,通过对线条和笔法的领悟,打开了心智,开始感受和体验抽象艺术的魅力。而后他在央美进修时得见塔皮埃斯画展,则给他一次空前的阵痛和狂喜:绘画竟也可以这样画!对这位西班牙绘画大师的领悟以及精神上的契合,几乎使他灵魂出窍脱胎换骨,由此进入抽象艺术的王国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是钟曦艺术和生活的转折点。1994年,他以一幅获得全国版画展铜奖的作品《失落的羽毛》,作为现实主义风格的完美收束,从此走上对抽象艺术探索之路。这一年,他以三十岁的年纪被评为副教授——在论资排辈的当年已属破格。1995年,他因一次偶然的机会调来深圳,在经济特区刚刚创建的高校艺术专业转移了创作的重心。到上世纪末,钟曦被评为1979~1999“中国优秀版画家”;他的抽象作品《远古与未来》(丝网版画)荣获第15届全国版画展金奖,标志他进入中国顶级抽象艺术家的行列。

然而,钟曦的知名度始终在小众范围。因他从不主动宣传自己,也因受众对抽象艺术总有理解上的距离。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,钟曦眼下的(师范学院)院长的身份,似要比他的艺术更为人所知。直到2014年,深圳关山月美术馆、罗湖美术馆和珠海古元艺术馆相继为钟曦举办了三个作品展,才使更多观众领略了他的抽象艺术的魅力,也才知道他还有省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、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荣誉教授等头衔。“关馆”的展览名为“差异与反复”,可以理解为,钟曦二十年来自觉、反复做着抽象艺术这一件事情,创作上则从不重复自己而各显差异。这是国家级美术馆首次为钟曦举办提名展,盛况空前,反响热烈,让见惯了抽象艺术之寂寞的钟曦很意外,不少行家和观众的评价更使他感动。

钟曦认为,这些年来他从不张扬却荣誉甚多,是秉持艺术真实的结果。做抽象艺术,其实比现实主义创作更需煞费苦心,必须心无杂念,才可能把艺术做得纯粹,只有感动自己才可能吸引观众。如果为名利所累去迎合市场或讨好评委,无论搞抽象还是搞具象都不会有前途。因工作关系,我曾多次听钟曦品评会员作品,他从不论作者名气和视觉效果,总是毫无保留地赞美清新,鄙夷匠气。可见,作画也是立人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6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