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具象钟曦  

2015-03-15 09:46:47|  分类: 艺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和大多数没生慧眼的凡人一样,我对抽象艺术一向敬而远之。“敬”是敬畏的敬,自忖情商智商不低,却被一些直观的图像搞得云里雾里,又不想承认愚钝,就只能奉作者为高人乃至圣人。“远”是远遁的远。因职责所在,曾看过不少包含抽象艺术的展览,每次都想参透其所以然,却无论如何端详顾盼,其形象谱系依然不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内,只好逃之夭夭,以免面对作者时无语尴尬。

    还是钟曦善解人意。每到此时,他会直视我求助的目光,微微一笑:“你看它是什么就是什么。”或者哈哈大笑:“其实我也看不懂。”我知道他不说假话,只是难尽其妙,或者搪塞,或者自嘲;总还照顾到一个门外汉的自尊心,听了也有几分安慰。

    钟曦属于全能型画家,既擅长版画,也作油画、搞水墨,作品无一例外都属于抽象艺术。在他看来,绘画材料不是最重要的,秉持什么理念更重要。他说自己之所以从版画起步,只因其材质的特点更容易使他向抽象的方向思考。讲台上的钟曦精辟而练达,很善于将难懂的事物深入浅出,理解他似乎很容易;看他的画却有压力。生活中的钟曦也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,跟他喝酒聊天会很愉快;而一旦进入创作状态,便与我等凡人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 曾同去藏、赣等地采风,彼此眼中的风景却大不同。我喜欢那些山川草木外在的美感,钟曦则喜欢研究它们的空间关系和肌理,有时一面山石的线条或一堵破墙的裂纹,也会让他觉得美不胜收。联想起他那些云遮雾障的画,我便无端地猜测,搞抽象艺术的人是不是人格都很分裂——一边跟你开着玩笑,一边琢磨着匪夷所思的事情。凡人恐怕也很难进入他的朋友圈——如果读不懂他的画,如何去了解一个完整的钟曦?

    在写作行当里有句话叫“文如其人”,在抽象艺术家那里,此话不灵。算起来,与钟曦相识十年,有许多接触,见过他在各种场合的喜怒哀乐千姿百态,却始终和他笔下的作品对不上号。画家和院长(他是包含多种学科的师范学院的掌门人)的双重身份,显出他身兼理性和热情,既坚持也随和,讲原则也懂调侃。乃至我们会时常见到他不同的性格侧面:或庄重、真诚,或热情、可爱。而一旦进入创作状态,钟曦就成了另一个王国里的主人,他的思维天马行空,他的下笔不可理喻。在  那一刻,他与旁观者也就隔成了两个世界:他在天上,你在地下。

    于是,我便有些忌惮,如何把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人,变成准确而具象的文字?尽管我曾阅人无数也写人无数,这个叫“钟曦”的人,还是给了我职业生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终于揽下这个“瓷器活儿”,只是出于责任和情分。毫不夸张地说,在我目力所及形形色色的艺术圈里,钟曦就像一座飘着旗帜的高地。这不仅说明他在艺术上达到的高标,也因他所具有的“高大上”的理念和人格魅力。对一个写作者来说,若放过这样一个精彩的人物,就像猎手眼睁睁看着猎物走掉却束手无策,终究会感到自谴自责。

    我知道,写钟曦的文章林林总总连篇累牍,作者极少出自艺术圈外。钟曦大约也想知道,他在圈外人眼中是何等样貌。我正好避虚就实,从一个艺术外行的观察中,辨析那些能代表他性格的蛛丝马迹,然后把“美学”变为“人学”。也想像他那样天马行空,又必须从事实出发而不敢闭门造车,只好从诸多表象中“抽象”出“精度”的概括。我大约写不出抽象世界里的钟曦,却一定是个沾染着人间烟火的钟曦。

    (一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