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祖宅(三)  

2014-10-29 15:29:17|  分类: 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父亲走进大槐树遮蔽的阴影,走近他熟悉的宅门,见门上落着锁,脸上略显失望。退几步仔细端详,门楼上覆着椽子、青瓦,上有青草摇曳,古色古香。木门左上镌着门牌“潘家胡同56号”,是它眼下的称谓。忽闻院内犬吠声。老爷子说,还是那座门楼,只是矮了些(大约地面下沉之故),可见当年造得多么结实。又说,他小时候这门楼隔几年会漆一次,或红或黑,漂亮得耀眼。

我说既然进不得,不妨改日再来。他却躬身拄杖,从门缝里窥了好一会儿,然后直起身惋惜地说,已不是当年的老宅子了——祖宅是五间正房加个偏厦,现已改建成了六间房;厢房一拆,也不是四合院了。想来这世界本无恒久的事,何况是一幢老百姓土建的老房子;如今没拆了盖楼、还留些旧时的痕迹给你看,就不错了。老人却不死心,眷眷地踱到后街,见一座老宅开着门,说这房子也是祖上建的四个大院之一,当年的主人姓王。

正说着,那宅子就有人出来,听罢原委,说我家的确姓王,不妨进来小坐。父亲的记忆瞬间活跃,道出这宅子当年的格局,乃至洋井的位置。女邻居说,他家老人不久前刚住进医院,94岁了;若早来几日还能叙叙旧。不禁唏嘘。见房内很敞亮,外表终究有些破旧,便问何不改造一下?答曰:政府有禁令,城内房屋一律不准私自改造,自从五年前在这儿拍了《老大的幸福》以后,县里就计划在古城搞个影视拍摄基地呢。对了,那剧里范伟的家就是你们老家那院子哎!

范伟主演的《老大的幸福》我肯定看过的,大约是讲兄弟亲情的故事,不料主人公的根也在这里。回酒店后即刻上网搜出那剧集,看得出前三集的外景地都在兴城(剧中叫顺城),有牌楼、城门,有刚刚熟悉的街巷。更多的故事发生在范伟家里,那正是我家祖宅,内里宽敞,外有菜畦,门前的大槐树摇曳多姿,好一处古朴的小城风景。不知那导演如何看中了这里,想必它较能代表北方小城的风景民俗,不愁机位,有景深,那枝桠茂盛的大槐树也使画面平添生动。

数日后,老爷子轻车简从再访故地,终于进了宅院,也见了房东。他没暴露身份,只说早年在这住过,顺路回来看看。从而得知,这宅院是1992年被这位房主买下的,曾经改造过,自从拍了电视剧也就出了名。他保存的一份《葫芦岛晚报》这样写道:“门口一棵起码有百余岁高寿的大槐树,对着青砖砌筑的门楼儿,进去是宽敞整洁的小院,屋里一侧是柜橱,炕上叠落着被垛,还有一张饭桌……老大傅吉祥带领弟妹们生活的顺城老家,其实就是咱们古城里一吉姓人家的宅院。”

那些天,父亲曾三顾祖宅,也曾颤巍巍地登上南城墙看古城今貌。我们欣慰于中国城镇的拆建风在这里被四堵城墙隔在外,城内的祖氏牌楼和钟鼓楼仍是制高点,就连祖宅的大槐树在每段城墙上都能见到。不满意的是城里造了一些假古董,父亲说,从未听说过城里有座督师府(其根据大约是袁崇焕以蓟辽督师的身份来过此地),特地去看了,却原来是“福缘庆”——你爷爷当掌柜的那家粮栈的旧址。

    老爷子这趟寻根之旅走得细,一直走到城南数公里外的七里坡,但见旧日情景了无痕迹。径直走进村委会和几个村官攀谈,大略指出了祖上十几亩地一片林之所在。不禁想起,我那位农民出身的曾祖当年仅凭这点资产就敢闯进县城谋发展,是否也让我承袭了一些“不安分”的基因以致二十年前北雁南飞?时势造英雄,人总是在改善生存环境的同时改造并完善自己。如此,那祖宅即使易了主,其意义还在。将来倘有晚辈孙儿问及祖上的渊源,我就会神秘地说,那是在兴城南门二道牌楼东胡同…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0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