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不解风情  

2014-03-23 13:28:50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送礼的背后一定有权力做祟。当支配生杀予夺的权力几乎无拘无束时,人们若通过正常渠道得不到应得的好处,或者希望得到更多额外的资源,就只能向权力邀宠献媚。于是,本来代表着一般人情往来的送礼,就被赋予了更多潜在的意义,负载了更多心照不宣的利害关系。在某种程度上,从礼品的分量就可以看出这个社会道德水准的高下。

今人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,很重要的原因是政治清明。虽然摸石头过河的胆量与路径各有不同,想让这个国家(而不仅是自己)好起来的愿望却是共同的。正值拨乱反正改革开放,正气压倒贪欲,原则得以恪守,人与人的关系也比较单纯。记得我父亲当时负责东北几大科研院所的干部工作,却从没见有人来家串门送礼,也很少因讲原则而得罪人。大学生毕业分配时,大都一心听从组织安排,只听说个别人暗自给辅导员送过礼。说“暗自”,是因为见不得人,若被发现定使人格大损大贬,可不像今天这样没皮没脸司空见惯。

那些年我都在教书——一个虽然穷酸却必须自律的职业,既不需要送礼,也没谁给我送礼。因为教书不涉及升迁,对学生负责胜于对领导负责;为维护师道尊严,必洁身自好,视礼尚往来如另类,似寇仇。直到1988年恢复评职称,校长权力骤增,便有些人靠送礼打通关节,风气开始偏斜。我第一次想到送礼,却是为趁乱离开中学,希望校长放一码。某个周日雪天,我揣上一瓶好酒直奔校长家,临到楼下却怯了,不知求人的话该怎么说、贸然打扰人家烦不烦。结果掉头即返,最终把本该送人的礼品灌到自己肚子里。

就是因为不送礼,这场调动通不过重重关卡,竟持续了一年半。终于未能免俗,是在事成之后,买了些日常水果食品拜访我的系主任,应属于正常的礼尚往来。此后多年,本着万事不求人的态度,过着绝不勉强自己的生活,送礼也成为心中大忌。我喜欢简单明了的人际关系,认为送礼是对这种关系的损害。生活在这个讲人情的社会里,自然有得有失。有时因为不善变通,也难免错过一些重要的机会。

1995年夏,我初来特区时任职的报社解体,南下深圳的企图意外中止,前景也变得迷雾重重。经人介绍,我找到一家主流媒体的主管处长表示加盟意向,答复客气却未置可否。事关人生走向,不敢轻言放弃,便硬着头皮一而再而三,总算有了眉目。处长带我见过主管副社长,对岗位也已有所考虑,然后却渐渐冷落下来。知情人意味深长地告诉我,并非没有希望,事在人为。当时我还不解其意,实在不愿长期纠结,索性去了另一家求贤若渴的单位。

事后才想到,所谓“人为”,是在提醒我送礼。在那个紧要的关口,若将好处及时送到位,此事必将一蹴而就。不过,因这提示并非出自当事人,迂腐如我,也就没往送礼上面想,还以为特区的官员都洁身自好,不会因为不送礼就不办事。事实证明,我的确把这个社会高估了。人的自觉其实非常不靠谱,当权力不受约束时,掌权者很难克服逐利的冲动,大官小官概莫例外。只是,这位操盘者太过隐晦了,他大约以为无需提醒,事情办到这个程度,送礼就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。不料我偏偏是个不经明确提示就不解风情或者会错意的人,结果将错就错,谁也没得到好处

我不解风情,也是因那时积蓄有限,恐怕倾囊而出也很难满足被惯坏的胃口。再者,如果靠行贿才能在特区立足,既轻贱了自己,也有违弄潮创业的初衷。结果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从后来的形势发展看,若果真去那家财大气粗的单位,会得到加倍的收益,送礼只能算小钱;唯有良心和自尊受些损失,在世俗者看来无足轻重。我却相信性格决定命运。人生没有后悔药,即使错过也无需自责,况且,今日的平平淡淡未必不如想象中的轰轰烈烈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