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3的书单  

2014-02-03 15:48:05|  分类: 读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岁末盘点,发现阅读量没达标。本来自定每周一本的指标不算高,应是去年急于为职业生涯收官,让公事占了较多时间,往往只有双休日才得以开卷。如果把阅读当做生活的必修课,那我肯定不及格;如果只作为思想的摩擦和工余的消遣,倒也恰当地填补了庸常日子里的某些空白。

去年最欣赏的作家是韩少功和王鼎均。韩的《日夜书》是春季里在病床上读完的,说它是“知青小说”,只适于书的前半段,这部分也的确精彩。后半部在故事层面上则散去了。喜欢他的语言和叙事风格,精髓在含而不露的思想。王鼎均的自传四部曲《昨天的云》《怒目少年》《关山夺路》《文学江湖》,从另个角度再现民国百姓的艰辛历程,叙事文笔出奇的好。前三本读来几乎一气呵成,读到第四卷在台经历,大约欲言又止较多,略嫌不够过瘾。

读得最多的小说家是阎连科,有《受活》《炸裂志》两本,都属“神实主义”的写法,想象丰富且锋芒尖锐,终究太多虚幻而减弱了细节的力量。相比之下,更喜欢他的散文集《一个人的三条河》,情感更为真诚。

金宇澄的《繁花》是几十年少见的奇书,堪称最佳市井小说,很适合消遣。笔法却像日子那样平淡,再加上书太厚,乃至至今未读完。风格类似的只能想起张爱玲。夏天去长沙时逛旧书店,买了本她的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,旅途中就一气读完,文字的确好味道。读渡边淳一的小说《孤舟》,是为了解日本退休老人的生活,相比本国,他们物质不致匮乏,精神上却更多无奈。

唐德刚的《战争与爱情》已搁置数年,出于对大家的尊重,终于花一周时间读完分上下两集的长篇。因本书最初写作是为报纸连载,在不同情境下文气也不够贯通,有些段落十分精彩,有些部分则显得粗疏草率。唐本行是历史学,不会像金庸那样看重自己的连载作品;比较而言,他的短篇小说还更精致些。

国外经典小说读了加缪的《局外人·鼠疫》、卡夫卡的《审判·城堡》卡尔维诺的《树上的男爵》,重读了雨果的《九三年》,各有所得。出于对现实社会的考量,对《局外人》更喜欢些。我读经典,不是为学习而是出于了解的目的,绝不强求硬啃,若发现与作者无缘,也就算了。同样出于了解,去年还读了库切的新作《耶稣的童年》,感觉还不错;书架上他的另几本书也就有了受宠的机会。

池莉算是老作家了,以往的作品却都没有这本非虚构的《立》那样有意趣。本书写一对母女的成长史,细致入微而声情并茂,值得向所有拥有女孩的母亲推荐。可媲美的还有章小东的《吃饭》,内容的新鲜和文笔的娟秀,使刘再复也不吝作序推荐。虽属上好的消遣文字,却终觉视野窄了些。

新锐作家中,读了冯唐的《天下卵》、《北京,北京》,韩寒的《我所理解的生活》,都还有些文字和思想的新意。中青代作家,读了野夫的《乡关何处》和摩罗的《西风的竖琴》,因作者都经历过困境,文字更有思想的力量。略读麦家的随笔集《人生中途》,了解其创作史,也还有些经验之谈。

最好的非虚构作家首选刘瑜。出于对其处女作《民主的细节》的喜欢,去年又读了她的《送你一颗子弹》和新作《观念的水位》。一位游历欧美学识广博的政治学博士,一个鞭辟入里且敢怒敢言的时评作者,一位骨子里渗透着文学情调的小清新,竟完美地体现在这一个人身上。其散文随笔也就有了摇曳风姿和多重色彩,在思想的魅力中不乏文字的美感。

另两本读来满意的非虚构作品是何伟的《江城》和周成林的《考工记》。不像读《寻路中国》时是台湾版,因这回《江城》的大陆版出得很快,就没舍近求远。只是,何伟“中国三部曲”的第一本《甲骨文》至今未引进,只能今年去境外书店找。《考工记》写得平实自然,从中认识了海豚书社及其不俗的品位。

  历史传记类,去年读了陈徒手的《故国人民有所思》,周有光《我的人生故事》,海外版的《国史十五讲》。廖亦武的《子弹鸦片》以文笔和资料取胜,终嫌激烈,难以见容。《温故》是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的杂志书,第21本包括“我的父亲刘文典”“陈独秀与托洛茨基”“财会知识分子顾准”等篇,都很有历史分量。

出于兴趣,读了多部散文随笔合集,系有《流年记》、《海角也有四月天》、《岁月的沙漏》、《跟理想主义喝茶》、《公民的眼光—10年随笔精选》等,主题不一,各有千秋,不乏美文。许章润的随笔集《坐待天明》是意外的发现,不料一位法学教授有如此深厚的文字底蕴。《价值的理由》是陈嘉映的哲学随笔集,深思而明辨,于我等搞形象思维的则略显沉闷。

所读书绝大部分来自网购,便宜且方便。缺点是,见不到实物则难免上当。去年最悲催的书是一本《舌尖上的东北》,封面和书脊都印着“阿城著”,慕名买来,见后记落款的作者却是“阿成”,是出版社急于赚钱不要脸的典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