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持守的力量  

2013-06-03 13:15:00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白驹过隙,逝者如斯。想到五年前,在一间拥挤的办公室里奋笔疾书“采菊东篱下”,作为《南山文艺》发刊词的时候,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。又想到,一个“两无一缺”(无编制、专职人员,缺经费)的刊物,竟也靠一份虚无缥缈的“责任感”,将那办刊时的初衷拼死拼活地维持了五年,且在业界赢得了不错的口碑,深感不易,也平添自豪。

五年时间,非长不短。即使寡民薄命,亦为此生之什一;若为一届政府的任期,足以用来功德圆满。鄙刊五年,若说对本市文艺发展推波助澜,似有些言过;充其量填补了一个小小的空白,丰富或改善了辖区的文化生态。在常人看来,一份三月才知“肉味”的杂志,总归可有可无的;在业内千余读者眼里,却也日久见人心,每季读一回已成习惯。对众多作者而言,不论名家大腕亦或新锐草莽,从不嫌其庙小粥少,常有大作投怀送抱,原因则不外乎看重这个准专业的平台,欣赏或赞同它的定位与品位。

窃以为,信息时代最不缺的就是媒体,最缺的也是媒体。前者指的是商业媒体,时刻都免不了其狂轰滥炸。后者指专业化的人文媒体,虽时而有些大声喝彩,却更多落落寡合而举步维艰。我在五年前的发刊词中曾写道:“‘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’,本来含着独善其身的隐士情趣,若用于今日文坛也未必不可取。”其意即想鼓励一种寂寞中的坚持,张扬一种拒绝商业浸染、坚持文学艺术理想的精神取向。回顾五年的耕耘与收获,本刊的确一以贯之地坚持了这种“坚持”,于是也凝聚了同好的作者、巩固了用心的读者,在“众口难调”的新媒体时代,实现了差异化生存。

与众多专业媒体比较,《南山文艺》的最大特点是它的“杂志化”,既有文学,也有艺术,抑或兼而有之;美术、摄影、书法、戏剧等视觉艺术,都有相应的版块。本刊既发表原创佳作,也重视文艺评论,推介新的创作理念。我们不贪大求洋,坚持立足本土,服务社会。我们乐于扶持本土作家和艺术家,在坚持专业标准同时,强调作品的思想性和当代性。作为一份稿费不高、在出版管制下无法上市发行的杂志,要实现以上企图,难度非同小可。所幸从领导到朋友的支持良多,作者圈逐渐扩展。总有相熟或新晋的作者为它提供丰富的稿源。如果列出五年来对本刊有所贡献者,将是一份长长的名单。

简约起见,谨对以下作者致以诚挚谢意:南翔、蔡东、陈向兵、戴高桃、张新民、邓一光、刁斗、谢宏、丁力、俞莉、吴笛、罗沛、余昌民、杨阡、王绍培、余海波、贾笑纯、韩世骅、从容、刘虹、叶耳、阿北……

杂志的专业化,要求编辑思想的严谨统一,对文字的洁癖,对视觉效果的追求。若无专业队伍支撑,即使付出大量心血,也难持续久远。念及早年本地媒体也曾辉煌一时,却往往寿命短暂——“两报一刊”中,《街道》后天不足命运多舛,《开放日报》《南山日报》则因相似原因相继停刊,乃至这个龙头企业和高等院校集中的经济重镇,始终未成为文风鼎盛、可以自由发声的文化热土。在这个信息发达,新媒体日趋强势的时代,一份纸质刊物能否再波澜不惊地维系五年,也未可知。我们只能相信持守的力量,和支撑它的人文精神。唯愿当南山已老,它的见证者还骄傲地存在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