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短命的“开放”  

2013-06-25 19:19:15|  分类: 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名报之死》中提到的本区第三份媒体,就是我初来深圳时就职的《开放日报》。《名》文中对该报有如下介绍:“深圳《开放日报》,生于1993年,殁于1995年,深圳南山区委与国务院特区办合办,死因为上面禁止地方与中央合作办报。”情节大致如此,只是“死因”与真相略有出入。

关于《开放日报》的背景,在《媒体中国》(刘勇著,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版)一书中有简略描述:“《街道》之所以能够办起来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时的深圳南山区有一位文化书记虞德海,有人说这是一位有着强烈的政治文化情结的区委书记……虞提出一个口号,要把南山区建成深圳的文化区。所以在1993年,虞一口气在南山区创办了两报一刊,除了南山区区报之外,另一个是与国务院特区办合办的拿国家刊号的《开放日报》,还有一个便是《街道》了。”

说起虞德海,此人1979年从湖北来蛇口,曾任全国第一家中外合资厂厂长、蛇口工业区党委副书记。1986年被袁庚推荐到深圳市委,一度升任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。1990年改任南山区委书记。在深圳经济火热之际,他最早提出建设“文化南山”的构想,投巨资搞文化设施和项目,包括盖图书馆,建画院雕塑院,续编《四库全书》。进而荣登央视“东方之子”。虞的作风独断专行,却略识水墨情趣,主政南山实力雄厚,一时文人附庸,雅士云集,便也惊动了一些高官常来看看。缺乏监督的体制则使虞越发虚荣膨胀,终于走向不归路。

抓媒体是当年虞书记的聪明之处,办报却不在他的能力范围,好在他调来一位资深能干的记者做了宣传部长。此人陈禹山,广东台山人,早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外语系,历任新华社、光明日报、人民日报高级记者,是张志新、蒋筑英、凤阳“大包干”、蛇口经验等重要时代典型的报道者。经陈的一番运作,一份以“开放”命名的报纸便搞到了中国最难搞的证照——刊号,主管单位为国务院特区办,主办方为南山区政府。改革初期似乎无所不能,这种两地办报也是特殊的产物,因其不规范,也为它后来的命运埋下了伏笔。

我来《开放日报》时,报纸刚过试刊期,已从全国招徕各路人马,开始每周出四期。社长由陈禹山兼任,他的行政助手杨进任总经理,总编辑是当年编发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而成名的王强华。王此时刚辞了《光明日报》副总编,准备在特区焕发又一春,但久居京城,党报的僵化拘谨积重难返,他在这个市场经济的热土似有些水土不服,甚至不理解“谁出钱谁话事”的道理,跟同僚相处也不大和谐。后期见势不妙,便打道回了京城。

《开放日报》的“脸面”其实是由几个年轻人决定的。掌财权的杨总是北广七七级,虽行事稳重,却和新锐报人更多共识。编委刘深,社科院新闻系硕士,首届深圳新闻奖特等奖获得者,既负责采访,也在王总缺席时主持编务。王华靖,毕业于浙美设计系,以西方媒体的理念勾勒了本报的版式风格。各路能人中,还有摄影部主任余海波,记者部主任高勤荣,广告部主任贾列克,以及被理想感召而来的一群年轻人。他们当年就各显身手与魄力,后来则大多成为业界精英骨干,进政府当上处级干部的也不少,就连当年的校对员如今都做到党校副校长。可见该报给本地人力资源的特殊贡献。

现在看来,《开放日报》的失策在于定位有问题。主管单位太高远,影响到办报方针也虚空,定位于全国大报的同时便也失去了当地的立足点,必然导致姥姥不亲娘不爱。我们无法像中央媒体那样在各地建记者站,严密的媒体控制加上采访力量不足,而致独家新闻经常稀缺,发行和广告始终不理想。办报初衷是想由政府扶上马,然后走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的路,按说由政府养一份报纸也没问题。北京却下了新令不许“异地办报”,主管单位随即退出;广东省体改委有意接手收编,我方则无兴趣,索性不办了。到1995731日,本报出了最后一期,是对开八版的周末刊,报眼上发了个停刊通知;头版是图文专题《前进吧,中国海军陆战队》,一群穿迷彩服冲锋的精兵给了即将散伙的人们最后一份鼓励。

《开放日报》的名字好,带着报人的理想,也与潮流合拍。其短命的两年,则印证了中国式的开放其实颇多限制。时至今日,国人仍未真正享有宪法规定的某些自由。好在开放至今,许多事情渐渐由市场说了算了。从人才流动的角度看,该报及时解体或也不坏,1995年的深圳正是缺人才的时候,同僚们几乎都找到了不错的下家。只有陈社长又一次离开他热爱的本行,继续做宣传部长。不过,记者敢想敢干秉笔疾书的风格显然不见容官场,陈某在区委常委任上11年,不论当初受宠还是后来失宠,他那修炼了数十年的“武功”基本都废了。

迷途知返,陈老终于退休后重操旧业,出版了《袁庚之谜》《大事新闻眼》等专著数种,总算完成了一位老记者的最后使命。南方报业大腕范以锦先生为陈禹山新书作序,赞扬之余,也讽其晚节不保,文题就叫《记者当得好好的,何必困倦官场?》文中说:“本当风华正茂时,他却进入官场陷入困境……坏了潜规则,难以被人容忍,依了潜规则,却令自己备受煎熬。记者的使命让陈禹山一举成名,官场却使他体验了制度之弊对人性的异化。”若细说,则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