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饮酒记(二)  

2013-05-05 16:15:25|  分类: 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相对而言,北方人较善饮。首先和当地冬寒的气候有关,酒精可促进血液循环,三杯下肚暖哄哄,北风再怎么吹也柔如雪花那个飘了。二则凛冽的气候造就出北人刚直的性格,做事不惜力不藏奸,饮酒豪爽甚至有些夸张,便在五湖四海中有了善饮的名声。三则在北地有些民俗中,不醉不算喝好,站着进去躺着出来才是最高境界,比如蒙族人、新疆人(正宗的穆斯林其实不喝酒的)、朝鲜族人和老派的东北人。拼着老命喝跟小心翼翼地喝,进口量自然有别了。

年轻好胜最易醉酒。我饮酒上道时正值血气方刚,不知“酒能载舟也能覆舟”,很快便尝到了翻江倒海的滋味。好在奇妙的身体可以自动节度,一旦头晕目眩胃腹难受,便贲门洞开,非一吐千里不为快。只可惜平时难得吃到的好东西,未经消化,又还给了出产它们的大地。乃至不止一次告诫自己,为了不糟践粮食,下次宁可少喝一点点。

在贫穷时代,物质的损失往往比身体损失更觉深重,因此便记得1974年那次醉酒。那回,我奉命作为“路线斗争工作队”的一员去邻村搞调研,只为割“资本主义尾巴”打前站。同组三人中,组长洞察世故而老谋深算,另一人是看破红尘的老知青。蹲点数日,虽发现不少私自搞小生产的蛛丝马迹,组长却按兵不动。某日,该村知青点杀狗,邀我们赴宴。正巧组长回镇上办事,两个馋鬼不怕被腐蚀,便兴冲冲去了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知青的酒局总是气氛热烈,不料劝酒人太厉害,一碗纯粮酒几口灌下,我就找不到北了。尚不知酒后迎风更易醉,出门解手时竟一步三摇,不小心蹭在门框上剐破了衬衫。

一顿大酒,换得我们写报告时笔下留情。那场以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”的名义“割尾巴”(杜绝农民将自家菜园的出品到“黑市”上交换)的运动,也终因不得人心半途而废。那件剐破的白衬衫则是我知青时代唯一“体面”的上装,缝缝补补又穿了两年多。

下乡五年回城后,喝酒有些收敛。一则囊中时常羞涩,二则也怕嗜好成瘾。虽经多年酒精考验,料自己的酒量不过三五两之间,实在没资格和别人争强斗狠。最好是约上二三好友,叫两款下酒小菜,谈笑间小酌几杯,微醉中飘然散去。到文革结束后,国家面临经济崩溃的边缘,我的二级工月薪仅够温饱,多喝一次小酒就要负债到下月发薪。越发羡慕古人“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”的日子。隐隐中,也把文思枯竭归咎于既无“斗酒”而难得“百篇”。

总算搭上高考头班车,多年的社会历练已刁钻了口味,不再适应食堂的清汤寡水。有限的零花钱都用来打牙祭,却不愿细水长流。当年天津街有家俄式西餐馆很地道,对穷学生而言,每月享受一次牛肉加啤酒,足以使余味绕肠三日;于是,宁肯毕其功于一役,哪怕其他日子继续吃玉米面。大学期间最高饮酒量仍是半斤。某日,同乡同学刘君特持白酒一瓶相邀共饮,因惦着晚上的电影,便将半斤酒匆匆下肚,结果刘君就地躺倒;我虽挣扎着去了礼堂,却在阵阵笑声中睡了半场,只记得演的是卓别林的《镀金时代》。

成家后渐渐疏远酒友,畅饮的机会大减。不时开瓶啤酒自酌,虽则有益健康,却无酒精勾兑的氛围。男人是不可缺少朋友的,酒则是朋友的媒介。虽说“酒肉朋友”很是浅薄,但“无酒不成席”,”淡如水”的“君子之交“总嫌乏味。比如1994年春节刚过,南下创业的刘同学匆匆来访,既知共同爱好,便邀他就近小酌。酒酣耳热中听闻特区的美好愿景,于是坚定了追随的脚步。如果说,大学宿舍里的一瓶酒奠定了朋友的基础,是年的一餐酒则改变了我后半生的命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