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戒烟记(二)  

2013-04-20 19:44:11|  分类: 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眼间四年过去,所教学生已纷纷考进大学,我脆弱的咽喉也从喋喋不休中锻炼出韧性,婚姻已经巩固,子女还杳然无期。某日突然自省,为了这份越来越无趣的工作而戒烟,是否值得?如此吊诡的设问——以有趣无趣为前提,思考的结果自然是否定。随即要来同事的烟包,熟练地卷了一支大炮,然后潇洒地喷吐雾。举座皆惊。

我说,复吸了,从今日始。有人惋惜,有人庆幸。

重回烟民队伍,发现时过境迁,卷“大炮”已不合时宜。一则携带、操作不便,二来无法与同道交流。城里不像农村,人家递你一支烟卷很自然,你若把烟荷包递过去就显得很生硬。终于改吸烟卷,也丢了身上最后一点乡土的痕迹。

从卷“大炮”到抽烟卷,在当年的意识形态中,相当于一场“质变”。在我辈早年所受的教育以及形成的观念中,吸烟也是分阶级的:卷大炮、吸旱烟、端烟袋锅,代表劳动人民的质朴本色;抽烟卷则多属于负面形象,在电影中常作为敌特或二流子的标签。同样是过烟瘾,前者往往被视为革命需要,天经地义;后者则代表奢侈享受或者不务正业,千夫所指。直到改革开放之后,工农兵也渐次抽起了烟卷,才证明香烟是不分阶级的,好东西谁都喜欢。是物质的丰裕和思想的开放,模糊了阶级的界限。

不久,弟弟去香港出差,带回几盒“万宝路”,方知海外存知己,晒烟(亦称生烟)经资本家们如此加工,竟会这样醇厚味美。偶尔也尝到进口雪茄,产地远至美丽的哈瓦那,更为其奇异的芳香而深深迷醉。虽知它出自正宗的社会主义国家,可穷兄弟们都买不起

在当时大陆,洋烟是要凭外汇券购买的,普通人的吸烟档次只能到红塔山”“大重九。新中国搞计划经济,高档香烟的产地只设在上海,原料却都出在云南;直到改革开放之后,各地因地制宜发展经济,云烟才异军突起。我等那时最常用的家乡烟叫古瓷,虽辛辣,却有劲——很像自己当年的境遇。直到九十年代南迁特区,生活逐渐改善,才把“555”“万宝路”“骆驼当做囊中之物。后来听朋友说,抽万宝路”的多为商界大款或暴发户,才不再染指。

烟龄三十余年,幸好有个强大的肺,每次拍胸片都见不到污点。损害只体现在肺活量上,从年轻时的五千降至时下的三千出头,好在有氧运动时仍不太吃力。权衡利弊,相比香烟给自己身心的快乐,以及被它熏出的几百万文字,我便以为,吸烟于我,终究是得大于失。

再次尝到吸烟的苦头(初次是前面提到的咽喉炎),是2001年在广州做手术。医生得知我有几十年烟龄,说术后可能要遭点罪。果然,当我僵卧病床不自哀之际,积年老痰不断涌上胸口,进而咳得死去活来,几乎将刀口撕裂。痛苦中又许愿戒烟。可一旦出院重新活蹦乱跳,就不再认真,如妻所言,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。吸烟人必须脸皮厚,风言风语中早就炼出了抗打击力,倒也不以为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