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吸烟史(二)  

2013-03-23 15:08:47|  分类: 忆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下乡知青为何容易染上烟瘾?肯定是环境使然。在城里被视为离经叛道的事情,到乡下却变得和呼吸一样自然,即使出于尝试和了解的心态,这些初出茅庐没说没管的孩子们也得放纵一次。再者,既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就得在思想感情上和他们打成一片,包括接受他们的基本生活方式——抽烟。东北话有个词叫“不得烟抽”,意思是不被看好,不受待见。如果下乡男知青不会抽烟,那就意味着仍在感情上与农民保持着距离,很可能真就不得烟抽”了。另外,这种自制卷烟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,“烟酒不分家、互通有无一向是烟民的职业道德。很多人就这样吸着吸着上了瘾。

我学会吸烟,除以上原因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——为了解乏偷懒。我下乡的生产队里,一些散活如打场脱粒、刨粪堆,干起来几乎没有歇息的,唯对烟民有特殊待遇。见有人犯了烟瘾,打头的又不愿停工,就喊一句:会抽的抽着,不会抽的干着!烟鬼们就喜气洋洋地停下手里的活,掏出荷包卷一袋烟,找个背风的地方吞吐起来。我那时年方二九、身子骨尚且薄弱,太有必要歇几分钟喘口气、放松一下持续紧张的肌体,便也照猫画虎卷起了大炮”——一种上粗下细的喇叭筒,以苟延残喘。是年冬闲,和当地小青年打牌,以烟卷做赌资,赢多了没用,偶尔也吸一支,渐渐地,便吸出了滋味,吸出了感情。

后来听说,抽烟解乏并无科学根据,主要是心理作用。但饭后一支烟,赛过活神仙我是深有体会的。粗茶淡饭之后,卷支烟深深吸下去,顿觉齿颊留芳,身心畅快。若烟草给力,还会有飘飘然腾云驾雾之感。母亲后来告诉我,饭后一支烟固然舒服,但毒性最大。我则始终不以为然,理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。对每日辛苦劳作的农人而言,生活中的快乐实在有限,上天赋我消愁解闷的烟草和每日数次的舒坦,即使少活两年也值得。

第二年,生产队种了不少烟草、盖了三层楼高的烤烟房。既然有这近水楼台,更助长了我等新烟民入行的决心。原来此地早有种烟传统,这会儿文革初期的极左潮已渐退,在“以粮为纲”之外也允许“全面发展”,经济类作物才悄悄死灰复燃。种烟草比种田复杂得多,要选旱涝保收的地,施肥要足,还要经常除虫害。烤烟时节,我偶尔去烟房顺些烟草出来,不理烟把头的白眼,专选质地最好的——叶片肥厚,色泽饱满。有时候赶上刚撤火,房内热气逼人,几近如今桑拿店里的干蒸。

一旦成瘾吸出了好处,我的口味渐渐提高,单纯的烤烟已觉得不够劲、燎嗓子了。何以过瘾?唯有晒烟。顾名思义,晒烟是将烟叶晒干而非烤干的,本质区别还在品种。晒烟叶片小而厚,更喜肥怕虫,产量很低,外观也有些猥琐;晒好的成品却颇有贵族范儿。它质地厚实,通体暗红,碾碎了卷起吸一口,一般人会呛一跟头;行家则感觉喉咙舒服通体畅快。晒烟的劲道来自高含量的尼古丁,既然种植不易,价钱也贵,只有明里暗里的自由市场有得卖。我的烟荷包里经常掺上三成晒烟,就很高档了,会引来不少同党分享。

在农村,抽烟是最普通的沟通方式。那时农家贫寒,酒、糖、茶都显得奢侈,何以待客?唯有烟叶。不论到谁家,主人第一件事就是端上烟笸箩,点着了再说话。四年间,我在三个自然村当过农民,也抽过了百家烟。印象中最醇厚的晒烟来自吉林的蛟河,是过年时走亲戚的佳品。最扰人的晒烟俗称蛤蟆癞,烟叶青色成球状,吸烟者感觉还好,闻烟味的人则会感到臭不可闻。多年后才知,晒烟的上品并不在中国的庙堂或民间,而来自海外。比如二十年前一度热销的万宝路”“555”,还有最高档的哈瓦那雪茄。

当年很少吸盒装香烟,一则价钱贵,二也不如自卷烟叶(加了晒烟的)有劲。关于卷烟的方法,我们是用裁成条的薄白纸卷起烟叶,然后旋转裹紧,形状是一头粗一头细,俗称卷大炮。电影里的欧洲军人和美国牛仔则多是卷烟丝的,两头一样粗。我也曾试过用烟斗,包括北方老太常用的烟袋锅,虽看上去挺酷,终嫌清洗烟油太麻烦。后来有了绵薄的专用卷烟纸,觉得还是卷大炮方便,多吸些纸灰也顾不得。

自从得知我抽烟,母亲就把劝我戒烟视为此生大任。最悲催的说法是:你们家几代人都没有抽烟的啊!让我深感大逆不道、堕落已极。幸好想起两个舅舅都抽过烟,尚可略作抵挡。不过,周围几个老同学新朋友都是不抽烟的,则又是个可供对照的话柄。当此时,我烟兴正浓,并逐步建立了不可动摇的既成事实,权且以烤晒混杂的烟叶来安慰命运中的种种失意,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喷云吐雾作潦倒状。便搪塞说,等到我哪天走出农村,再戒吧!就轻松地,把一种个人的陋习推给了时代。

        我的吸烟史(一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