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母爱  

2013-02-14 10:13:18|  分类: 忆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天底下称颂母爱的文章数不胜数。却有种冷峻的说法,称母爱是动物的一种本能;在人类身上表现得强烈,也无非量的区别,并无质的不同。但据我所知,高级动物的母爱也是千差万别的,也更见其情感与文化的丰富性。比如许多心存爱意的“虎妈”,以为意图良好就可以对儿女无所不用其极,其恨铁不成钢的强求,却很容易走到爱的反面。还知道一个更极端的例子:一个女人刚把离婚证书拿到手,就开始剥儿子身上的毛衣;被“打倒”的丈夫求她别太狠心,她仍然扒下毛衣走掉,全不顾儿子的哭声。当金钱和政治性取代了人性,人或为鱼鳖,何谈母爱?

我有幸没摊上那种溺爱或薄情的母亲。我的少年时代允许多子女,不鼓励竞争,也没有整天为学业喋喋不休的家长。不过那时的父母多是不懂教育或无暇教育的,“有苗不愁长”既是懒惰的托词,也是通常的做法。渐渐发现,周围缺少母爱的孩子大都品行不端,尤其在以“造反”为主调的运动中尽现暴力的冲动。那些常受母亲呵护的“乖孩子”虽则文明,却在弱肉强食的氛围中显得不堪大用,让我百思不解革命与爱竟如水火般不相容。

我当年应属于“乖孩子”之列的。入学前后因一度患上膝关节炎,行走不便,想粗野也不能,只好坐在童车中由母亲推行。记得那辆童车是绿色帆布质地,有折叠的顶棚,躺在其中听母亲软语温柔,看头上的蓝天白云,幸福感洋溢周身。后来童车的主人换成了弟弟,我只好随母亲亦步亦趋,累了仍攀上车身,全不顾给母亲的负重。小时的我内向而羞怯,很少在生人面前讲话,只有和母亲在一起才会滔滔不绝。因为无论我说些什么,都会从她那里得到热烈的回应乃至赞赏。所以,我的童年虽不乏粗暴的阴影,却敌不过母爱充盈。

母亲的教育方法是顺其自然,学习上从不给我压力。唯有一次灯下陪读,是因变态的老师布置了一套海量的作业,母亲不忍看我绝望的眼泪,放下手中的活计陪我一直写到深夜。结果次日交差的只有两人,使我深感做“好孩子”实在吃亏。有段时间迷小人书,我常以种种理由跟母亲磨牙,偶尔得逞,全出自她的怜惜和同情。稍大一点,母亲送了我一只C调的口琴——以当时的生活水准,已算昂贵的玩具。她知道我可以把它吹好,不料还熏陶出良好的乐感和音准。最有趣的是暑假,既不能独自在家,便随母亲去单位的图书馆博览群书——因母亲人缘好,图书管理员对我视如己出,有求必应。她们未必料到,那时有意无意培养我读书的兴趣,对我一生的影响是多么巨大。

男孩总希望早自立,稍稍长大便想挣脱呵护的羽翼,尝试一切力所能及或不及。母亲从不反对我的尝试,即使面对无法复原的闹钟零件也未加责备,对炒焦的菜也吃得津津有味——因为那是儿子的作品。下乡以后就很难使母亲骄傲了,粗重的农活往往使我力不从心。她开始节省用水、烧柴,以使我稚嫩的肩头少担些分量。母亲渐渐知道,她对儿子的前途已经无能为力,只能暗示我还有回城的希望而不要在农村“扎根”。

少年的我天马行空,把周游天下当作首要愿望。在那个衣食尚难满足的时代,帮我实现理想的仍是母亲。那是1970年,在中学毕业当知青之前,我得到她私下赞助的二十元钱——那是超过新工人月薪的一笔巨款,游历了向往已久的北京,包括她当年没舍得去的八达岭长城。多年后我读大学的最后一个假期,又掏空了母亲积攒的七十元钱,游历了长江中下游数省。我知道,这是母亲对我的偏爱,因为弟弟们都没有享受过这份偏得。

如今想来,人在不同的年龄段各有最该做的事情,正如成年人无法体会小孩子的启蒙之乐,小孩也无法分享成人世界里的鸡争鹅斗。我后来之所以心胸与眼界略宽,都得益于母亲当年对我“读万卷,走万里”的襄助。当年我在贫困中享受的幸福,此后千金难买。

母亲的偏爱可能缘于父亲对我的苛刻,少年时代我少有父爱却常受其求全责备。粗心的父亲毫不理会儿童的心理,曾以不愿供我读高中的话表达他一时的不满。敏感的我私下向母亲求证此事,她很吃惊并否认他们有过这样的意愿。也许是父亲看到子一辈读书升学太过容易,而他小时候全家只能供一人读“国高”,不争气的他却考了三年。我宁愿视之为一种激励措施而非惩罚,不过此事已无法证实,因文革的爆发断送了所有少年求学的前程。直到父亲把全家人带到乡下“走五七”数年,对家中的新农民有所歉疚,才支持我和弟弟通过刚恢复的高考来改变命运。母亲对我的支持则一如既往。父亲曾对我说,发工资那天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寄生活费,因为“晚一天你妈都不愿意。”

    母亲一生总是尽力满足我合理的或不尽合理的要求,大约也出于那个朴素的理念:只要大方向对就没错。她似乎非常理解我对某件事的痴迷,也能将心比心地分享我从中得到的幸福与快乐——天底下能做到这点的,唯有至亲至爱的母亲。可惜,当我有能力支持母亲和我一样周游世界时,她已经耳聋眼花,举步维艰,也失去了她年轻时对旅游的兴致;当三年前母亲最后一次出远门来我家做客,我却没有拿出更充分的时间与耐心给予她应得的关爱。每念及此,便遗恨绵绵…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