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看南翔  

2013-11-25 16:05:42|  分类: 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和南翔相识于2005年。记得第一次见面,是在深圳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办公室里,事由是动员他出山为区作协掌门。当时我刚告别报业到文联主持换届工作,虽与南翔不熟,他的文章却是早就见过的,相信文如其人,能写出那等文章的人不会错。便贸然上门“请神”主掌作协。此后不久,他送了本新出版的小说集《前尘——民国遗事》给我,使脱离文学已久的我,对他的写作有了更多认知乃至敬佩。

那时南翔已任市作协副主席,从文品到学识,是我心目中的不二人选。我阐明了请他掌门的理由,和官方所能提供的支持。他当时却有些犹豫,似乎听到风声说上面已有人选。我立刻否认,说各协会组阁的事都由我操作,其他传言不足为信。应该是我的诚意打动了南翔,他终于应允。回头果然有领导向我推荐他人,是用征询的口气。我说明了非南莫属的理由,便定了砣。此后至今,作协在南翔领导下一直顺风顺水。想起早年小红书上的话:路线决定之后,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。真对。

当年文坛,像南翔这种兼有作家和学者双重身分的并不多。他不仅早年有当工人的履历,中年时还曾在某报社短暂兼职。丰富的社会历练,使他身上很少学究气,对官场也看得门儿清。一次开文联工作会,先到者随意落座占了通常的领导席,经主持人提示后纷纷避让,惟南翔岿然不动。说,我们是专家,就该坐在这儿。足见其自尊与自信。

对作家来说,阅历便是财富。南翔的作品,总有对社会的深刻洞察和悉心体味。当年发在《人民文学》上的中篇小说《我的秘书生涯》,描摹现实中的官场政治入木三分,又举重若轻,既有阅读的乐趣,又耐人寻味。另一部“大学三部曲”写的是学府政治,从立意、情节到语言,都极尽其妙。想起某日几个同行在酒桌上争论“作家要不要是个思想家”,答案未必统一;但南翔肯定属于有思想的作家那一类。我欣赏他对文学的理解:“文学是一个人思想的度量、气质的检验和才情的裸呈;也是一个人言语的展列、交流的对手和生命的延续。文学不可以亵渎,正如生命不可以轻觑;文学不可以拘囚,正如思想不可以禁锢。……文学是需要心智去呵护的一种真诚,需要时间去兑取的一种风景,需要毅力去勾画的一种愿望,需要良知去托付的一种憧憬。” (《深圳南山文艺丛书》文学卷序言)

我和南翔同年读大学,他小我近两岁,都经过底层的历练。聊起高考那年,我们的数学都考得一塌糊涂,因为没学过。最后也只好读省内的大学。正值“文革”后拨乱反正,文学正热,本届大学生不少人都做过作家梦,写出来的并不多。南翔在读书期间就发表作品,显然是其中佼佼者。他自称写作上一直是用笨功夫,我半信半疑。尽管他出人头地肯定付出很多,过程并非一蹴而就,其天赋和灵气却可以从老看到小。近年来,其创作似乎又到了一个爆发期,隔不多久,就有新作发表\转载乃至获奖的通知传来,连八零后的年轻人都惊讶其体力非凡。

虽说南翔讲官话也会滴水不漏,我还是喜欢和他闲聊。也因为彼此经历有许多相似,观念立场往往趋于一致,从不缺少共同语言。他关心时政且信息灵通,不时有些力作或美文发到我邮箱,在分享中受益。每年一度组织同道聚会时,必怂恿他聊些真知灼见,使听众受益良多,海滩的夜晚也有了更多的韵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