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作家谢宏  

2013-11-12 20:59:47|  分类: 文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接谢宏外出吃饭不是第一次了。过了工业七路左转第一个路口,向车窗外瞟了一眼,矮敦敦的谢宏正站在路边,还提着几本书。趁着等红灯,我按了一下喇叭,谢宏心领神会,快步走来上了车。一年不见,他容貌毫无变化,因不再蓄发留须,显得精干了许多。他随手把书扔在后座,说,送你新出的三本书。

近几年,谢宏一直过着两栖生活,一头在岛国新西兰,一头在家乡深圳。其间每次回深圳,都会先向我报个到,随后我便会安排一两次小聚,聊聊异国风情或文坛趣闻。这回不巧,他回来这几个月我一直忙得昏天黑地,计划着等下周搞大party的时候好好聊一聊。不料他回电说,近日已在准备回程的事了。这才把会面的事排在首位,地点定在侨城,照例我去接他。

谢宏并非很合群、善交际的人,不熟的人甚至会觉得他很闷。谈得来的朋友才知道他很有趣,聊得高兴,只听他一个人滔滔不绝。他说回来这段时间几乎深居简出的,只间或与当年半岛诗社的老朋友见个面,每天必陪老妈吃个饭。我说,老爸也在一起吧?他说,我和老爸始终无话可说。想起他有篇叫“爸爸”的小说,里面有个嗜酒而薄情的父亲,父子俩常如火星撞地球,大约不少现实生活的影子。

谢宏的祖籍在深圳龙华,以前是隶属于宝安区的一个镇,现已升格为市属新区。他小时候在粤北生活,改革开放后随父亲回到祖籍,在深圳读的高中。这样看来,他才是最地道的深圳作家——在本市那些南腔北调的写作者中,谢宏是唯一的本地人。听他讲过早年在深圳读书的故事,他和我儿子还是相差二十多届的校友。当年,他是凭着比本地孩子多一份聪明和努力,从村镇考到特区最好的中学的。只是,那时的深圳中学还很简陋破败,升学率也不高。不像现在,每年光考取境外名校的都过百。

数年前,谢宏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《深圳往事》,讲的就是八十年代初的那段青春故事,有许多纪实的成分。书中有些诗,应是他早期的作品。谢宏读中学时就写诗,还在《深圳青年报》上发表过;论学习成绩他倒不是很优秀,因为偏科。高考时,他幸运地被华东师大经济系录取,这才和龙华镇的孩子们拉开了距离。毕业后,他分到深圳一家银行,成了金融白领。他做的是信贷业务,自言收入并不高,工作倒是很轻松。后来他根据那段生活,写了长篇小说《信贷部经理》。

读大学时,谢宏的兴趣仍然在文学。他是该校夏雨诗社的副社长,和中文系的学生过从甚密,也就认识了留校做辅导员的格非和高两级的李洱。毕业后他把燃烧的诗情带回深圳蛇口,使一家民间诗社重焕青春,还出版了一份不错的诗刊。然后突然改辙,写起了小说,至今已有七八部长篇和三本小说集问世。大约七八年前,谢宏竟辞了银行的职务,成了自由作家,兼做股票。然后追随留学、定居于新西兰的妻子,成了“两栖人”(他最近完稿的长篇小说名为《两栖生活》)。

我认识谢宏的时候,他应该还在上班,写作成就主要还是短篇小说。2005年我主编本地作家第一部小说合集,书名用的就是他的作品《以爱情的名义》。两三年后,又资助他出版了第二部小说集《自游人》。这些年,他的《文身师》《青梅竹马》《嘴巴找耳朵》等长篇相继问世,已有“实力派小说家”之称。连不大赚钱的随笔集也有出版社要。可见,谢宏已经走畅了自己的路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