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读书盘点  

2013-01-04 23:01:03|  分类: 读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书于我早成习惯,读多读少则全无计划(不像止庵有每周一本的定额);选书虽有大致范围,读什么则往往随手或灵机一动。集腋成裘,收获也总是不多不少。2012年过去,盘点一年来读书的质与量,似也有些意义。好在日记中对读事多有记载,分类罗列,梳理如下。

经典文学:《白鹿原》,《一九八四》,《日瓦戈医生》,《在路上》

中国当代小说中,值得复读的寥寥无几,《白鹿原》是其一。记得初读此书已近二十年,经人生历练,阅读感受自然不同。当年多着意于故事和人物,再读才洞悉作者对历史的冷静描摹,对革命的深入思考。后两部是零敲碎打读完的,几年来多次搁置复拾起,固然可见它们不如通俗小说那样吸引人,却慑于经典的魅力,始终放不下。《一九八四》以敏锐的政治洞察力,极言专制集权对人类社会的危害,书中许多描述都在数十年后找到现实的对应,令人胆寒。《日瓦戈医生》因同名电影(也是经典)已看过数遍,在书架上冷落了二十多年;去年终于下决心读完,对以小人物反映大时代(十月革命),另有一重新鲜的感受。

同样插在书架二十多年的还有《在路上》,去年大约读了一少半,终因趣味不足(或许翻译也不好)而放下了。近闻这部垮掉的一代”的代表作已被改编成电影,对我等懒惰的读者,倒也不失为了解经典的“捷径”。

传记类:张国焘《我的回忆》(上、下),余杰《刘晓波传》,赵越胜《燃灯者》,傅高义《邓小平时代》,冯友兰《三松堂自序》

长期以来,中国读者是最容易被遮蔽的族群,要想了解历史真相和当代政治,往往需要从内部读物和海外出版中找。去年所读传记数种,应属最有价值的读物。《我的回忆》写于1969年,当年只是供小范围阅读的“黑皮书”,看书中考据与行文,真实性和可信度都相当高。作者作为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和中共创始人,其亲身经历和传递的历史信息,都使人大开眼界,对时下经修饰而定型的正史,有重要的纠偏和补充作用。

后三本传记都写过笔记,不再赘述。三作者均未逃脱对传主溢美的窠臼,美言略多;好在其史料详尽,梳理清晰,都有较高历史认识价值。《燃灯者》堪称2011年的奇书,赵越胜胜在非凡的经历和出色 的文笔。论犀利余杰更胜一筹。《邓小平时代》最有价值的是对六四的思考与反省,因有被官方默认的背景,而可见将来的动向。冯友兰固然是有争议的人物,自传也难尽客观,其早期的学术倒是公认的好,生活之路也较有可读性。

纪实类:《联大八年》为新星出版社简体版,完整保留了1948年原书,故历史价值最好。亮轩《飘零一家——从大陆到台湾的父子残局》写出人生命运的戏剧性,不逊于小说。张郎郎《大雅宝胡同》描写老一辈画家的生活状貌,趣味横生。《我的兄弟王小波》由王小平博士撰写宣传说“天下至真文字,人间至亲情感”未免夸张,若用在念真的《那些人那些事》倒是恰好。丁东主编的《先生之风》《风雨同窗》,从师生、同学间风雨同程的回忆中,描述了一幅幅坚守“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”的先觉先驱者的身影。其搭档邢小群新出了一本口述历史《我们曾经历的沧桑》,其中灰娃、贺延光、李大同的故事最好,作者文笔则不敢恭维。彭小莲《他们的岁月》写父亲如何从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到“胡风反党集团在党内的代理人”,史实可叹,主观性和感情色彩太强。

随笔集:感觉最好的是莫言的《我的高密》、北岛的《青灯》和龙应台《百年思索》。周濂所著《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》、韩寒的《青春》都写得聪明睿智,后生可畏。以色列作家奥兹的文学随笔集《故事开始了》及止庵的《茶店说书》均为硬皮精装,内容与装帧都显得品位不俗。杨照《故事照亮未来》和张承志的《敬重与惜别》都未读完,两书登上好书榜,应在其思想启蒙价值。邹静之《九栋》属于怀旧回忆录一类,文字和技巧不错,内容则失于浅显。《收获》去年连载的南帆专栏《关于泥土的回忆》,每期都读过,题材和语言都好。同样出色的还有刁斗的随笔集《一个小说家的生活与想象 》。

去年读小说仍然最多,除上述经典外,莫言的《生死疲劳》,格非的《隐身人》《春尽江南》也都不错,《山河入梦》则较逊色。马原的《牛鬼蛇神》读自《收获》,期望很高,却见其创作的退步。刁斗的书集中读了四本,《我哥刁北年表》最好,《游戏法》《亲和》则一般。薛忆沩的《通往天堂的最后那一段路》是旧作新读,新颖而精致。

港台不少作家都很耐读,严歌苓的《陆犯焉识》似取材于杨显惠的《夹边沟记事》,右派的苦难在小说家笔下更见惊心动魄。朱天心短篇集《想我眷村的兄弟们》选读数篇,略见精彩。更喜欢钟晓阳十八岁时的成名作《停车暂借问》,大约因多用东北方言的缘故,读来亲切,书中故事也讲得令人着迷。骆以军的《遣悲怀》风格沉郁而灵气昭彰,叙事则不甚流畅,很费解。

外国小说读了《历代大师:伯恩哈德作品选》,作者堪称语言大师,行文奇特,可取之处在于“擅长在无法讲述故事的边缘讲述故事,以幽默使世界变得可以忍受”。更见幽默的是罗曼.加里《童年的许诺》,是笑中有泪那种。卡勒德·胡赛尼《灿烂千阳》固然不错,但比较煽情,不该如许多评论那样过奖。读马尔科姆·布雷德伯里《历史人》,是出于对学院小说的了解,确有些异样的味道。西方作家对小说的驾驭能力与形式探索远高于国内,用心者若学其一二,也可更上层楼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