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母亲的价值观  

2013-01-29 16:27:39|  分类: 忆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的母亲多半都吃苦耐劳,家庭地位和教育程度往往不高,却被传统文化赋予“相夫教子”的重任。我母亲也不例外。因外祖父因病早逝,天资不错的母亲刚读完高小就辍了学,后来勉强在盖县读了一段中师,参加工作后才零碎地有些继续教育。她进过的最高学府是北京教育行政学院,那一年也是她离家最长的一段时间,证据是三张摄于天安门广场、印着1959合影。我后来问母亲,你那么喜欢照相,为啥没照一张单人相片作为首都留念?她说为了省钱,只能跟同学借光。却记得她第二年结业回家时,送给将入小学的我不少新奇的礼物。

后来得知,母亲最辛苦的是我三岁那年。父亲突发奇想要停薪留职读大学,母亲不知利害全力支持,一边做着全职工作,一边奉养婆婆和两个幼儿——大弟弟刚出生三个月。结果挣扎一年,狼狈至极。直到父亲发现这困境实难克服,不忍再损家利已,才中止了他的大学梦。母亲刻苦的习惯却就此养成。即使后来经济宽裕了,她也从来舍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,那只在北京买的布面手提包一直拎到破。六十年代初全国大饥荒,我似乎没挨过饿,只可怜了母亲,她总是把食品先满足家人,结果自己却得了浮肿病。曾见她在虚胖的小腿按下一个坑半天才鼓起来,我自己却做不到,还天真地以为这是母亲的特异功能。

与邻里中许多任劳任怨的家庭妇女不同,母亲资历不浅,收入也不低(以她当时的工资级别,不少男人要养活一大家子),却从未有过任何享受。这固然在其无私克己,也因父亲对俭省的苛求。

我很小就发现,父母的处世方法有许多不同,最明显的表现是在对钱的态度上。世俗婚姻讲“门当户对”,若从社会学角度看并非没有道理,不同家庭背景自然会形成不同的价值观,如果没有互相吸纳的胸怀,则很容易产生矛盾。父亲与母亲出身于不同家庭,尽管由“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”,意识形态上的差别并不能完全抹平。在那个越贫苦越光荣的时代,处于政治下风的母亲自然害怕这种差别和矛盾,行事就只好委屈自己了。

父亲的克俭是受家庭的影响。传统的中国农民家庭,总是把勤俭持家作为最重要的美德,要求每一分钱都花到“正地方”,视奢侈浪费为大罪。父亲早年在普遍贫穷的小县城里生活,他太知道没钱的难处了;进到大城市,仍将节俭的传统勉力而行,乃至当孩子要根冰棍,都以“这钱可以买二斤大白菜”的理由来阻止。母亲则不然,她家虽也曾有揭不开锅的经历,终究还是有过阔日子的(曾自称小时候见过不少大排场),这自然潜移默化地影响其花钱原则:只要用途对就没错。实际操作起来也就不那么精打细算了。

和父亲的抠门相比,母亲的想法听起来更有合理性,少年的我自然很赞成,经常附和两句。大约在我的怂恿下,母亲曾向父亲要了一两个月财权,那段时间的确改善了生活;尤其当父亲出差、母亲加班时,她还会留些钱给我和弟弟买面包点心当晚餐。到月底算账,母亲则免不了因花销较大挨父亲批评。她觉得和父亲是讲不通道理的,索性放弃了财权,我们只好再恢复省吃俭用的日子。当家的父亲则始终把新生活当穷日子过的,总是在自觉地忆苦思甜。在他的观念中,能吃饱就好,没必要讲什么营养。于是,我的午餐盒里经常是两只加了糖精的黑面馒头,从父亲手里得到零花钱也成了天下最大的难题。

好在还有母亲的宽容。我有时会把母亲衣袋里的零钱据为己有的,记得最大面值是两角——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可以换取小商店里的二两饼干,或大众餐厅的四两白米饭加菜。我不说“偷”,不是因为这个字眼难听,而因为这事母亲大略知道。偶尔她会提醒我别这样,但绝不是义正词严的批评,唯恐伤了我的自尊。想必她也很矛盾,既不能公开给予(父亲反对),只好网开一面,默许我以特殊手段来满足常有欠缺的肚子——都是出于母爱。

如今想来,在那个收入完全固化、人们没有任何发财空间的年代,钱不是努力就能挣出来的。父亲的逻辑是,为免将来受穷,只能靠当下的俭省。虽属于朴素的道理,但想法悲观,做法生硬。他似乎忘却了挣钱或省钱的目的,应该是使生活更好而不是当守财奴,就像执政者热烈追求GDP却不知这目的应是改善民生。因为我家的大政方针始终遵循父亲俭省的原则,所以日子一直过得很紧吧。我曾经很纳闷,既然节省与不节省都是受穷,那又何必委屈自己呢?于是更赞同母亲,感念她一向慷慨带给我的快乐与希望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