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母亲的婚姻  

2013-01-24 21:58:10|  分类: 忆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年轻时喜欢文学的父亲多少有些浪漫的因子,找“革命伴侣”既要端正漂亮,也要有共同语言。母亲当时则是把革命视为第一需要的,追求进步正如火如荼。在那个时代,谈爱情与幸福尚属奢侈,先结婚后恋爱乃至只结婚不恋爱,都是很普遍的事情,涉世不深的母亲自然懵懵懂懂。根据母亲后来的说法,当时她对父亲并没有多少感情,只是本能地觉得,若嫁给一个根红苗正的共产党干部,会利于自己今后的进步与发展。

新时代的婚姻即使轻淡了财产,其实也有功利性的。想起那些千辛万苦投奔延安的富家小姐,最终却把一腔热情嫁接在年长的革命老干部身上,可见革命经历也是婚姻中重要的资本。比较而言,母亲毕竟许配给年龄相当的有为青年,看来还是属于自由恋爱的。和许多高干夫人相似的是,她们都把对方的身份看得较重,而根本不会(或者不容)考虑那些保证婚姻幸福的其他要素。其实在六十年前的中国,具有感情质量的婚姻能有多少呢?所以,母亲婚后的所有遭遇,其实都是自食其果,却很难用有幸与不幸来评判。

根据长辈们的回忆分析,父亲在结婚问题上曾显得举棋不定,甚至有些退缩。事实是,两人相识一年以后,仍然没有谈婚论嫁。我很容易理解父亲,他的确是一个谨小慎微而时常犹豫不决的人。也许相处一段时间后,他开始发现理想与现实的距离;尤其得知母亲的家庭成分之后,他一定会考虑这个政治因素将对自己产生的影响。逼父亲决断的是我大舅。据母亲生前回忆说,大舅后来径直去县政府找到已任教育科长的父亲,委婉地下了个最后通牒——内容近似于“同意不同意你给个痛快话”之类,这才帮助进退失措的父亲下了决心。大约在1952年冬天,父亲借或租了一间房,没经什么讲究的仪式,把两人简单的行李搬到了一起,就成了夫妻。

二姨告诉我,首届骨干教师培训班里有个男生一直暗恋着母亲,母亲也知其心意,但两人连手都没碰过,他也算不上母亲的意中人。后来得知母亲嫁了人,那痴情的男生大病一场,几乎丧生,半年方愈。也算是那个时代最大的“桃色新闻”了。

两个年轻人对结婚都没什么准备。母亲晚年时曾抱怨地说起,那婚房冷如冰窖,室温竟在零度以下;里面除了公家的一床一桌凳,别无长物。婚后生活也无大变化,两人照旧吃自己的食堂,只有周末才动手做点吃的。红色政权显然不提倡浪漫的,在小两口眼里,革命工作比新鲜的爱情更重要。直到婚后第二年我呱呱坠地,家里又添了一个保姆(用去了母亲一多半工资),这个小家庭才有了过日子的气息。一年后父亲调到省里工作,母亲就职师院附中,家庭条件也有了较大改善。

早年的婚姻,除却稀有的浪漫,便只剩下柴米油盐酱醋茶了。人们因普遍贫穷或不富裕,过日子都得精打细算。因政治挂帅和经济所限,人情与亲情都变得很淡。连亲戚串门吃餐饭,都先要考虑有没有消极的政治影响,以及因此破坏了本月的收支平衡怎么办。我家进省城后,辽阳的亲戚就很少往来,主要也出于这些原因。父亲的谨慎与不随和,让母亲处理亲戚关系时很为难,一个很看重亲情的人却不敢对亲人表现得很热情,唯恐因娘家成分不好而影响了丈夫的政治前途。母亲的纠结与痛苦,反映了大时代中扭曲的社会,以及人性的卑微与挣扎。

文革后拨乱反正,取消了“成分”这个禁锢在公民身上的精神枷锁,母亲与娘家人的联系才逐渐多了起来,从不上门的外婆也因住处动迁来我家住了二十天。但我仍然发现,长期形成的隔膜已经很难消除了。舅与姨对我父亲只有客气,没有亲切;对母亲则常因些无足轻重的话题产生争执。直到母亲卧病躺倒、逐渐失去意识,再不能和弟妹们辩论,也听不到他们的道歉;直到葬礼上舅与姨大放悲声:再也没有姐姐了!才深切得知,姐弟之间的确血浓于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