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空椅子  

2012-10-19 17:24:10|  分类: 时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和今日国内舆论为莫言获奖而甚嚣尘上相比,两年前另一位同样荣获诺奖的中国人却遭遇了极不公平的冷遇。此前,我们已经习惯了本国对诺贝尔奖政治化的指责,却从不反省那次最大的冷遇,正是把诺奖政治化的极端表现。于是,这个标志着人类社会最高荣誉的奖项在同一个国家就如冰火两重天。如今我们捐弃前嫌,恨不得给评委们一个大大的拥抱,可以想象一个月多后莫言走上领奖台时举国欢欣的场面;却不要忘记,两年前的和平奖只颁给了一张空椅子(背景是获奖者的大幅照片),因为它的主人正在服刑(直到今天),妻子则被软禁。

站在当局的立场上,不难理解两年前那次对舆论的禁锢。L的获奖毕竟是在他入狱之后,判监者虽然脸上发烧,仍要顾忌自己的脸面,宁肯将错就错——这是一向缺乏自省的中国人惯用的方略。但这莫大的荣誉终究不能永远遮蔽下去。时代已经进步到2012年,对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来说,它的人民当然需要了解真相,寻求基本的公平。以诺奖所代表的普世价值来衡量,两个获奖的中国人理应得到同样的尊重。

基于此,也为践行先驱者的主张,我们应该发声。即使眼下还不能找回曾被狠狠抛弃的正义,也为安抚已躁动两年的良心。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,就不难发现,诺奖历史上许多被争议的人物后来都找回了公平(前文有例)。我们不愿在那一天到来时,为自己今天的无动于衷甚至曲意逢迎而羞赧。

不实之辞迟早将被推倒。正如诺奖主席所说:“中国的人权活动家们所捍卫的是国际秩序和国际社会的主流,如此看来,他们不是什么异见分子,他们所代表的是今日世界的普世价值和标准。L否认对中共的批评等同于对中国和中华民族的侮辱,他坚称,即便执政党也不能等同于国家,更不能等同于民族及其文化。在当今社会不少人忙于点数钞票,很多国家只顾及眼前的本国民族利益,或对L的倡议和努力置若罔闻时,诺委会再一次决定通过和平奖的颁发,来支持为我们全人类利益而奋斗的人们。……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新地位,意味着必须承担更大的责任,中国必须做好准备接受批评,并将此视为一种积极的输入,一种改进的机遇。”

诺委会坚持自己的选择,固然有获奖者的业绩和影响力为支撑,另一个原因也是文明世界的需要。正如作家余杰所说:L获奖,不是西方对中国的恩赐,而是西方的自救行为的一部分——因为L的存在,让西方从对中国海市蜃楼般的幻想中醒过来,让他们深切意识到,为中国的民主化过程添把力,也就是让西方的民主制度更加巩固。

我更关心获奖者的感受。传记中写道,深处逆境的L夫妻并没有像某评委担心的恐惧,只有荣幸和欣喜。他曾以为这回虽不能亲自出席,也会如一些先例那样,由妻子代领并致谢。他坚持要用他在法庭最后陈述《我没有敌人》中献给妻子的话作为领奖致辞。从中可见如《与妻书》那般侠骨柔肠:

“亲爱的,我坚信你对我的爱将一如既往。这么多年来,在我无自由的生活中,我们的爱包含着外在环境所强加的苦涩,但回味起来依然无穷。……我在有形的监狱中服刑,你在无形的心狱中等待;你的爱,就是超越高墙、穿透铁窗的阳光,抚摸我的每寸皮肤,温暖我的每个细胞,让我始终保有内心的平和、坦荡与明亮,让狱中的每分钟都充满意义。……而我对你的爱,充满了负疚和歉意,有时沉重得让我脚步蹒跚。我的爱是坚硬的,锋利的,可以穿透任何阻碍。即使我被碾成粉末,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。亲爱的,有你的爱,我就会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审判,无悔于自己的选择,乐观地期待着明天。”

传记作者断言:“在未来中国,《我没有敌人》将被选入教科书,这后三百字也将被代代传诵。那些作恶的人,终将掩面羞愧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