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沈阳的烟囱  

2012-09-14 13:12:19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某个角度看,烟囱的兴衰也是时代的标记。五十年前,以大工业著称的沈阳,是烟囱最密集的城市。铁西工业区继承了日治的工业遗产,又被新中国规划为重工业基地,城市上空总是浓烟滚滚。在开国领袖眼里,烟囱林立代表着工业发达,也是共产主义最美妙的图景。当空想膨胀登峰造极,幻化成大炼钢铁,男女老少齐上阵,神州大地遍烟囱。不禁想起杜牧的《阿房宫赋》:“使天下之人,不敢言而敢怒。独夫之心,日益骄固。……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!”

沈阳的烟囱不仅集中在厂区。俯瞰全城,市中心居民区也是烟囱的种植园。其功用,不为生产,只为生活。因冬季严寒,本市有近五个月的取暖期,几栋楼就要配一个锅炉房,其煤烟的散发全靠烟囱。于是,冬天的烟囱也成了民生福利的直观反映:哪里的烟囱不冒烟或者有气无力,哪里的室温一定不达标。直到近些年建立了统一供热系统,大部分区域才同此凉热,大部分烟囱也成了摆设。

我在少年时期曾和烟囱建立过亲密关系。文革停课,闲极无聊,冒险的花样逐步升级,乃至爬烟囱也成了娱乐项目。我曾出于一种征服者的欲望抑或英雄主义情怀,爬遍了周围五六座烟囱。第一次尝试总是胆怯的,尤其登到高处,会感到攀爬着的烟囱会大幅度的摆动,不少雄心勃勃的同伴因此半途而废。我虽然也为这提心吊胆的逞能而略感后悔,但开弓没有回头箭,仍坚持爬上最后一级,并颤颤地摸了一把避雷针。我喜欢登高望远、目空一切的感觉,更重要的是,胆子大才是男子汉的证明。到1968年中学复课,我和几个同学相约专程骑车去铁西,特地驻足在冶炼厂门口看那几只百米高的烟囱,那种仰慕,几近后来看埃菲尔铁塔的心情。

直到八十年代打开国门,才知道烟囱已成了落后工业的标志。市民们开始抱怨城市的烟尘,尤其气压较低时,遍地烟囱混杂出二氧化硫的交响。岳父终于不堪忍受锅炉房的噪音,贱卖了紧邻烟囱的套房。我也“叛逃”到南方——一个没有烟囱的城市。随着计划经济体制的瓦解,沈阳作为工业老大的地位悄然让渡。一声号令,铁西区的烟囱纷纷“顺山倒”,工业区演变成居住区,新区居民也开始享受没有烟囱的地源热泵供热。只有穿插在老居民区之间的烟囱还屹立着,在苟延残喘中,怀念着兄弟阋墙的昨天。

我在沈阳的居所就位于一个老居住区中间,这是个相对年轻的高层建筑,采用电热供暖而不需配烟囱。周围则多是些五六层的民居,未及拆迁,仍保持着旧貌。从18层推窗而望,方圆十几公里的民宅尽收眼底,几只红砖砌就的烟囱,突兀地点缀着城市风景。远处可见,红白标志或直径巨大的工业烟囱冒着白烟。不远处,岳父早年的居住的彩塔街已夷为平地,新建的万科新楼开价每平方两万,小区里正铺设绿地,不见烟囱。

五十年的进步天翻地覆。随着城市居民和管理者对空气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,不妄推断,十年之后,眼下的这些烟囱就该寿终正寝了。在新世纪出生的一代人看来,少年壮志爬烟囱已是不可思议的童话。于是,我用相机记录下今日的情景,为明天的历史立此存照,也为沈阳的烟囱准备几帧美丽的遗像(图片见前文)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