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归耕陇亩  

2012-08-26 21:05:33|  分类: 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城郊购房,意味着我开始认真设计将来的退休生活。然而从未来回到眼下,从装修到整地,头痛的事还有很多。问题是,我这个理想主义者既有伤病且不再年轻。想起该从同龄的朋友们中寻找经验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中学同学老梁。

老梁较早向乡下迈开脚步的城里人。自2001年失业起,他就在城郊买了一处民宅,最初动机则多半出于养狗的需要——他那条视如家人的德国黑贝在城里屡遭投诉警告,老梁干脆躲到乡下与它谋生存,顺带经营院子里的一亩地。老梁说,他的地很有劲,从不施肥,却始终茂盛。虽然每年耕种时很辛苦,打下的东西总是太多,吃一半扔一半的。我吃过他从乡下带来的果蔬,形态硕大而光鲜。听说我要给园地换土,他说有的是,来这随便挖。

八年的乡居生活,使自命不凡的老梁脱胎换骨,其着装与形象与农民已别无二致。某年春节后,几个老同学挈妇将雏同去梁家体验生活,食物固然丰富,家室却只能用脏乱差形容。忽而,少见多怪的黑贝凶猛地窜进屋里,把两个惊叫的男孩撵到炕角瑟瑟发抖。可惜这威猛并不长久,后来它被尖利的鸡骨刺穿胃(主人买不起肉喂它,只能供应鸡架),撇下主人死了。然后热衷于拆建的政府又把那块地买了去,老梁只好重回城里做市民。可惜了那肥沃的园土。

第二个务农的朋友是大学同学冼星。他多年前因官场受挫成了闲人,便在大连和旅顺之间买了一块宅基地,全心全意做起农民来。此地面路背山,屋后林鸟啾啾,院里院外有一亩菜地。他稍加装修,打造成一个粗朴的农家宅院,种上果树,挖了水井,盘好火炕,养了两只看家狗,地里种的不外乎时令蔬菜和玉米。此地交通便利,他倍加用心,忙时也不忘雇人浇水,地里的长势和收获并不比周围的农民差。

前年仲夏我去他农庄时,正是葡萄结果的时节,屋檐前满架的龙眼晶莹剔透。院子里散布着核桃、梨子,都是成熟后从树上自然掉落的。汲一瓢井水,甘冽爽口,吃两只西红柿,便饱满了肠胃。冼星说,虽然农活占了他很精力和体力,却很享受这个过程,乃至其作息时间都是根据农时而定。每逢收获时节,城里的亲戚们必蜂拥而至,然后满载而归,耐贮的蔬菜足够大家吃一冬。春耕大忙时却只有他一人劳作,让他心里有些不平衡。去年听说他的庄园已被纳入拆迁范围,意味着冼星的农民生涯也将半途而废。

老梁和冼星都当过知青,对农活驾轻驭熟,深知四季寒暑给万物生长的奇妙变化。他们的务农或许多少带有对现实无奈的成分,却分明都享受到归耕田亩给自己带来的乐趣。看他们在田间兢兢业业地劳作,很像当年农村老乡经营自留地的样子。区别是,农民的园地是一家人全年的生存之本,城里人种地则只是生活的调节或补充。不论出发点如何,土地却不偷懒,总会公平地报答它的主人,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

近日又幸见常和兄,一位有教授身份的自耕农。他年长我两岁,从大学退休后即在城郊租田两亩,除春耕雇人外,均勉力亲为;其秋粮所获,竟囤积无策。他庆幸生活方式的改变充实了退隐的空虚,甚至改善了身体。自言年轻时曲身驼背,如今却腰板笔直,精力不减,读书甚勤,著作颇丰。莫非躬耕陇亩、汗滴禾下亦为长寿之道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