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若的杂记

在岁月中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若者。东篱隐士也。年逾半百。既愚且钝。虽粗通文墨。多俚语村言。闲情偶记。娱人自乐。不愿人云亦云。但恐贻笑大方。美其名曰:知我者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惟请读者慎之。切莫误人子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和老聂下棋  

2012-07-12 19:29:01|  分类: 忆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翻相册找老照片,无意中找到一张有意义的存照:和聂卫平下棋。照片上显示的时间是1994617,拍摄者已无从查考。旧时的影像或为历史证据,或为记忆的线索,见到它,十八年前的旧事才渐渐浮现。

年轻时酷爱围棋。论棋龄虽不如长我一岁的老聂长,也几近四十年;想来我初识围棋的时候,老聂的身份不过和我一样:都是下乡知青。区别既在智商,也在机遇。老聂是高干子女,生在首善之都,其慧根从小就得到最好的栽培(他读小学时就和陈毅元帅下过棋,其围棋老师都是国手);本人则属无师自通,从未得高人指点,棋艺始终徘徊不进。终于悟出已错过了长棋的年龄,准备收山时,却遭遇如日中天的老聂。此后不久我就告别了围棋,这勉力一战也就成了此生中一个有趣的花絮。

其实,我和老聂曾经下过两盘棋。第一盘大约在此前四年多,地点是辽宁大学。记得当时正是我跳槽期间,辞了旧主等待新单位的调令,闲极无聊时找到了大学时代的棋友老党。低我一届的老党正在辽大读研,是该校围棋小圈子的头。某日约我说,老聂应邀来研究生部下“多面打”,算我一个。便去了。当天与老聂对阵共六人。老聂刚喝了点酒,显得意气风发,一路杀将过去,落子如飞。我遵嘱先摆四子,此前从未被让这么多,不知天高地厚,一旦搅在一起,就难免被老聂算计,结果惜败。老党则死守实地、避免正面作战,便赢了。总成绩是老聂四胜二负。我作为“援军”,为自己有辱使命很有些惭愧。

关于那盘棋的内容,现已毫无印象;倒是随后给了我一个反省的契机。渐渐悟出,本人对围棋的理解其实是很有问题的。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胜负观很强的人,下棋只图快感,多半当做娱乐,所以胜必骄,败不馁。行棋中我一向很少点“目”的,对形势优劣的判断只凭感觉;有时甚至不在意最终的胜负,更乐于享受对弈时搏杀的刺激。上升到哲学高度来认识,这是只注重过程而忽视结果。如果作为一种人生态度,这也许很随性很潇洒,但对于锱铢必较的围棋来说,显然不适。所以,即使我很有斗志不乏灵气,也永远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。

1994年再逢老聂时,我的“棋品”并无多大变化,所以棋力也没有多大提高。我在不惑之年来到深圳,即使源于创业的冲动也经过深思熟虑,其表现仍很像下棋时的随性而为:我仍然是注重过程而轻视结果的。我仍然不善于像让子棋那样利用多子的优势尽快定型,而宁愿相信水到渠成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结果难免走了些弯路,多了些波折——虽然终究还算是一盘好棋,对其间甘苦并无怨无悔。

说回照片上的这盘棋,起因已不甚了了。老聂此次深圳之行,不过是他越来越多的社交活动之一,其最大成果是本地某小学后来征得他同意,挂上了“聂卫平围棋学校”的牌匾。在这两盘棋间隔的几年里,老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,虽然调子仍然很高,就棋力而言,他已经不如马晓春了。记得有位海外名人曾怀疑地问他:难道你的水平下降了吗?老聂沉吟一下说了句实话:虽然不至于下降,可也没长啊!——率性的老聂不乏天真可爱。

趋利的社会最看重名人效应。因曾经的显赫,老聂此时龙头老大的地位尚且坚挺。这回屈尊深圳,愿与当地的业余棋手下一次“多面打”,仍然引起不大不小的轰动。若按棋力水平,本来这次手谈不该有我什么事的;大约活动主办方因有政府背景,不希望社会上的“野路子”参与,要求对弈者务必有点来历起码知根知底,这才拉上了正在媒体做事的我。进场坐定才发现,邻座的棋手是时任深圳大学副校长的章必功。

(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  和老聂下棋 - 老若 - 老若的杂记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